http://www.shanhaig.com

外汇管制

  危机边缘的南美大国。 政策取向偏向中右翼、带有亲商色彩的马克里上台后,将阿根廷本币比索与美元锚定的政策解绑,重新引入浮动汇率机制、逐步解除

  心货币”的特征——人民币将承担区域稳定器的功能。 总而言之,尽管外部环境捉摸不定、颇多曲折,中国将继续保持对外开放的大方向不变。贸易投资对外开放、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以及减少外汇管制作为对外开放的新三驾马

  为必要。 近期,我听到一件中非商贸中很奇葩的事情,某朋友从事在非洲西部国家的业务,他的资金流程是这样的:以个人资产为保证在国内进行民间借贷融资,通过钱庄出境并转为美元,到非洲后,由于该国实行外汇管制

  示更希望收到美元而非人民币,其中还包括国企,这让他们很疑惑:“如果中国国企都不希望收到人民币,这些东南亚企业是否还应该持有人民币?”不过该香港银行业人士分析称,由于境内存在外汇管制,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

  经济改革。欧洲各国政府被要求平衡预算、稳定汇率、放松价格和外汇管制,即向市场经济方向发展。他们也被要求减少贸易壁垒、驱逐反对这些政策的政治家和政党等。 尽管欧洲各国还不是很像美国那样的自由市场经济,但

  家都发生过房地产价格泡沫破灭。外汇管制可以避免短期汇率的激烈波动,但同时会带来资金流入的减少,流出可控但流入不可控,本币贬值的压力难以消除。避免中等收入陷阱,更依赖于创新和技术进步等,不可控性因素比较

  海內外总有人预测人民币在几年后成为国际货币。误解多多多。 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的四大前提是:一是外国人对中国的币值稳定(央行的独立性)和政治稳定有高度的信心。 二是中国完全放弃外汇管制,外国人可以随时

  逃,就进行了外汇管制,到今天管制反而越来越多。   2015年下半年,为了应对国企利润下滑带来的问题,以及股市崩盘等的问题,又搞了供给侧改革,住房去库存等。我当时评估这个在未来会造成严重的问题,一是消

  论是否存在外汇管制,国际环境与外汇市场的剧烈波动使得虚拟货币已经成为对冲本币贬值风险甚至本国资金外逃的渠道与工具,并完全脱离监管,甚至有着民间美元化的潜力,这无疑成为一些发展中大国的新的金融风险源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