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nhaig.com

股市不给力交易员狂买高收益债ETF

  继上周印度和澳大利亚央行的利率政策风向转鸽后,新西兰央行本周三(2月13日)亦加入了这一阵营。新西兰央行虽维持官方现金利率1.75%不变,但推延了加息的时间点,并暗示最快将在2021年第一季度加息,比早前的加息时间点延迟了3个月。

  同时,脆弱的增长前景令股市风险骤增,短线资金大量流入短期固收ETF产品并创下近一个月最高水平。随着全球经济增速下滑的迹象频现,ETF投资者已经开始押注美联储会在不久的将来被迫降息。上周,iShares 20年期美国国债ETF就涌入了4.9亿美元,今年以来累计吸纳了创纪录的23亿美元资金。

  道富环球投资管理公司(SSGA)在报告中指出,由于目前疲弱的经济增长前景,全球股市将面临冲击,这也推动短线个月内持续流入固定收益ETF,创下1月份以来最高水平。SSGA的ETF战略与研究主管勒森(Antoine Lesne)表示,“对经济增长动力减弱的担忧、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以及企业盈利预测似乎掣肘了股市的上升空间,同时引发了大量的资金避险需求和关注,此时固定收益ETF对比起高风险的股票市场就显得更具吸引力了。”

  继美股在2019年持续攀升后,美国国债收益率也在同步上涨。但美债收益率从2月初开始扭头下滑,暗示着债券市场正在为接下来放缓的经济增速和通胀做好准备。像今年以来,投资者向美国固定收益基金中投入了逾180亿美元,几乎与从股票基金中撤出的资金一样多。

  尽管大量资金流入债券市场求个平安,但债券市场的避险属性也是有条件的,像美国的高收益企业债就在经济放缓的大环境中变得更加脆弱,避险属性微乎其微,但这似乎也无法阻止大量资金流入高收益债券市场。

  新年以来,随着美元的持续强势、企业盈利疲软带来的冲击,交易员正大幅押注美国高收益企业债券,上一次出现这么火爆的情形还是在2009年。

  贝莱德集团旗下的iShares iBoxx高收益公司债ETF(HYG)自去年12月26日至今,上涨了7%,吸纳了逾20亿美元资金。而美国道富银行旗下的SPDR短期高收益债指数ETF (SJNK)同期亦上涨了5.4%,不断创下该基金的资金流入新高。

  ZEGA Financial的负责人佩斯特里希利(Jay Pestrichelli)说道:“鉴于近期市场的回暖迹象,高收益企业债在过去数周的表现非常强劲。虽然现在的资金大量流入高收益债ETF不能代表了一个明确的买入信号——其中有不少资金流入是因为机构投资者在利用ETF对冲风险。但无论如何,这确实有利于减少恐慌情绪,而且部分投资者的胃口又回来了。”

  自去年12月份的股市大波动过后,各类高收益企业债ETF的波动率已经下降过半,低于历史平均波动水平。虽然风险偏好和技术性走势的复苏令今年股市的涨幅接近5%,但反弹的可持续性仍遭受质疑。

  Aegon Asset Management副首席投资官谢弗(Jim Schaeffer)认为:“当我们看到某个市场出现大幅上涨时,我们一般会降低在这些市场的仓位风险,例如像今年的高收益债市场,其涨势如此强劲,这往往也意味不需要太大的市场噪音就能让它出现剧烈的回调。”

  按照谢弗的说法,交易员对高收益债的看涨更多的是出于较为激进的投资理念,因为去年年底的股市崩盘,让不少交易员和投资人遭受了损失,如今他们正借助这次反弹来弥补之前错失的盈利,而不是像大家预期的可持续牛市的开端。加之目前的贸易局势发展并不明朗、企业借贷成本高企威胁了潜在的盈利能力,谢弗表示并不希望加入和追逐这次反弹。

  甚至包括摩根士丹利和汇丰在内的投资银行亦警告称,对高风险资产风险的追捧也不会持续。

  而且,投资者不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警告:基金过去的表现并不代表未来业绩的指南。这也是各大ETF在发布文件中的一个常规性风险提示。

  据布朗兄弟哈里曼公司(BBH)对300名ETF客户的最新调查显示,基金的历史回报是欧美投资者在选择ETF时最重要的考量因素。而去年的调查中,投资者在选择基金时,基金费用的考量才是最重要的。

  这期间的变化表并不奇怪,美国股市在2018年遭遇了十年来最糟糕的一年,许多追踪股票指数的ETF都折戟了,投资者在牛市和熊市中的心态是非常不同的。布朗兄弟哈里曼全球ETF副总裁苏利文(Ryan Sullivan)也表示:“如果投资者事后从多个市场周期内评估这些ETF,它们的相对表现可能并没有那么差。而且当投资者开始注意到基金的历史表现不应该与其未来表现挂钩时,这样意味着他们对风险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